景区介绍

北京向南——这才是住在南城最正确的打开方式,快快收藏吧!
 CCT·康辉旅游 2018/8/14 发布
316人看过
昆明康辉旅行社,大品牌,值得信赖!放心的服务,放心的价格,一站式专业预定服务,7*24小时在线专业客服请拨打:400-688-2922。康辉旅游,玩转全球!

提起北京的城南,很多人第一反应是北京城区的南边儿。但是对于一些人来说,北京的城南却有着不一样的记忆......

南北城的划分

也许你还不了解北京的城南到底是哪里,若要追溯北京的南北城之分,从地理角度上来说,大约是七百年前,我们所熟悉的北京曾经是两座并列的城市。

一座是奠定明清乃至今日北京城市格局的元代京师,一座是在历史上曾经先后被称作蓟、幽和析津的古老城池。这一新一旧,一北一南两座城恰好处在时空交接的节点上,难舍难分。于是在这一时期的很多文献中,它们的大名双双都被隐去了,只是被简单地称作“北城”和“南城”。

再到老北京城区,我们基本上可以理解为今天的二环线以内,包括的行政区域基本上等同于东城、西城、原崇文、原宣武这四个城区。一般的理解是:东城、西城属于老北京北城区;而原崇文区、原宣武区则属于南城。

还有一种理解是老北京的内城、外城,从区域讲基本等同于北城、南城。之所以说“内”“外”,是由于明代北京建都,成祖朱棣时代范围是德胜门、西直门、东直门、正阳门、宣武门、崇文门等一线,设九座城门;后来为加强防御,修筑外城,包括广渠门、广安门、永定门等一线共七座城门,这就是北京“内九外七”的说法。后来清朝满族入关,沿用明代都城北京,将原来内城九门内汉人迁出,由满人居住,而出内城汉人自然到了“外城”居住,更加强化了“内城”“外城”之别。

后来,共和国定都北京,拆除旧城垣。之后相当长的时间,还是在原来的“老北京”范围内建设。城墙拆除了,“内城”“外城”概念逐渐淡化,而内城、外城历史、文化、社会的差异还在,因此逐渐兴起“北城”“南城”的说法。

今天的北京,原来的郊区也逐渐成了城区,在人们一般生活中,南城、北城的概念,其实也已经延伸。

现在地理上所说的北京南城,也就是位于北京南部,所包括的区域为原宣武区、原崇文区、丰台区、大兴区、房山区。

随着近些年的快速发展,对于南北城的理解已经远远超出了这个区域。2009年以后一般理解为,以长安街及其延长线为界,南为南城、北为北城。

历史上的南城

公元1122年,宋金联军协议攻克辽的“南京析津府(今北京)”后不久,由于宋军在战争中表现很差,金拒绝将北京归宋,并于1151年迁都北京,将其改称“中都”。

金中都仿照宋都城汴京(今开封)的建设格局,在广安门一带建城,从莲花池和玉渊潭取水,使其更适合居民居住和长期驻军,设中都大兴府,下辖大兴、宛平、阴、安次、永清、宝坻、香河、昌平、武清、良乡十县,不但奠定了北京的城市规划雏形,也将北京这一地理概念基本确定下来。

其后元代也建都北京(史称元大都),但其城市建设理念与金有很大不同:元大都吸取了金代没有很好解决城市用水的一些教训,采取了环水建城的方式进行建设,北起今元大都遗址,东西至今东西二环附近,南面由于存在金中都遗址,故只至今长安街附近。元建都北京后,下令有官职或富人才能进入新城,致使大部分原住民滞留在金中都旧城中——北京由此首次形成了南北城的概念,北城即新城,南城为旧城。

在元末的战乱中,南城遭到破坏,其中大部分建筑遗存都因为日久年深而在明代最终走到了它们的尽头,“南城”的概念渐渐淡化了。

直到嘉靖年间,北京修筑外城,因为财力有限而只包裹了南郊,这座城市才再次拥有了一个明确的南城。这个新生的南城发展出了很多它特有的内涵,比如会馆、戏曲、祭祀和商业,到了清代中后期,曾经的废墟再一次成为了闹市,新南城和老南城的重叠部分成为了北京的一片独一无二的文化高地,被人们称作“宣南”。

当年那个荒芜与辉煌共存的南城,在今天还有迹可循的已百无其一。除了这几处至今依然存在的宣南的遗迹之外,今天已无从追寻的典故数不胜数。在《析津志》“寺观”一节中所提到的一百多处寺庙中,位于南城的有三分之二。在那时,轩辕台、黄金台、大葆台、阑马台,这些古老传说中的建筑也还真真切切地遗存在京西南的土地上,受到人们的咏赞。

1984年,主要位于丰台区的金中都城遗迹作为"古遗址"被定为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金中都城遗迹是中都城残存的城墙南垣与西垣遗迹。现存城墙残垣主要位于丰台区的凤凰嘴村、高楼村、万泉寺与马连道,是研究北京城南历史变迁的重要实物。

城南发展的转折

随着清军开进北京,北京城南又迎来了一个新的转折点——与明代相比,北京再次走上了与元代类似的、官商分别发展的道路,起源就是清廷决定将汉族居民(不包括汉八旗军)全部驱逐出北京内城。

北京城南逐渐又形成了会馆、戏园和住宿服务业聚集地。城南也由此形成了一个繁荣兴旺的集商业、娱乐和汉人士大夫文化为一体的独特城区。

今天著名的大栅栏商业区也是此期间形成的,期间诞生了一些直到现在都非常著名的老字号,例如同仁堂、马聚源、内联升、瑞蚨祥、厚德福、全聚德、六必居等等。随着商业的繁荣,大栅栏还产生了民间的金融服务体系,集铸银、钱庄、银号产业为一体,成为了整个京津冀地区的金融服务中心——著名的北京城市历史研究家侯仁之先生曾说,北京城南在清末曾是“北京人口密度最高、也是最富裕的地区”。

 有限旅程,无限风光,七彩云南,旅游天堂!昆明旅行社报价首选【昆明康辉旅行社】,全国连锁品牌,品质有保障,出游更放心!昆明旅行社哪家好,云南旅行社排名选【昆明旅行社】,签订正规旅游合同,城区提供上门服务,外地抵昆明,享受免费接飞机/高铁/火车站接站服务昆明最好的旅行社,昆明旅行社电话400-688-2922

早在封建王朝时期,北京北城不但有皇宫,胡同里也是王府林立,是富商和达官显贵的住所。而城南则是大量平民百姓和小企业主的聚居地,这些人构成了城南的平民主体,形成了截然不同的南、北城社会结构特征。

在民国初年,北洋政府也曾有过重振城南的想法,曾在香厂路一带建设新市区,并在香厂路与万明路交界处修建起当时最为时尚的、四层的新世界商场(因五四运动中,陈独秀在此被捕而闻名全国,后被香港郑氏家族所沿用,并于改革开放后,在旧址不远处重建新世界商场),并在其附近建起了城南游艺园,以扶持戏园。

重生的城南记忆

许多个世纪以来,城南多次开风气之先,城南有一种特殊的价值,那就是它总能在某种意义上构成北城的对面,构成北城的反思,展现北城所没有的精神。

北京需要城南,城南需要保护,让它在人们的记忆中重生。2012年,南闹市口被划定为北京最新的三片历史文化保护区之一;2013年,菜户营东北角的金中都公园建成开放,让许多市民了解了南城当年的繁华;2014年,金中都太液池遗址保护与开发之争被广泛讨论,北京皇家园囿的肇始之地进入了公众的视野;2015年,王世仁先生的《宣南鸿雪图志》修订再版。这只是一个小小的开始。

城南太丰富了,保护城南已经大大超出了一般意义上旧城保护的概念,一门“南城学”亟待建立。还有太多尘封在大地之下、典籍背后的故事等待发掘,还有多得超乎想象的遗存和遗迹要去保护和利用。

而这一切的前提,是要了解城南,重视城南。

 
云南热门旅游目的地
免费
咨询